"> 移植、化用、演绎、戏仿等中国形象的动画创作方法-汇众教育上地校区
汇众教育北京上地VR/AR校区
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正文

移植、化用、演绎、戏仿等中国形象的动画创作方法

汇众教育朝阳校区 2016-10-09 CBD动漫

1.移植

即择取具有鲜明特点的人物形象,并就其性格中某一方面的特质加以发挥,如《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原本《西游记》中的孙悟空性格多面,兼具神性、人性、猴性,动画片则突出了其神性和叛逆的一面,以此安排故事,铺陈情节,成为众人喜爱的“美猴王”。

2. 化用

动画形象不是凭空想象,而是从原先的形象中化用而来。在迪斯尼的《花木兰》中,《木兰辞》里那个孝顺、恭从、英武、妩媚的花木兰变成了一个睿智的大将军,智勇双全,具有鲜明的叛逆性格,中国人最为看重的“替父从军”的纯孝情节变成了西方人所推崇的实现自我价值和追求妇女自身解放,影片的最后是君王向这位平民女子鞠躬,礼花飞天,万众欢呼,完成了对这个符合西方人价值观的东方神女的形象塑造。当然,这个美式的花木兰与中国人心目中的花木兰形象是大相径庭的。

3. 演绎

故事维系着动画的血脉。动画片往往借用原来的故事,进行人物形象的重新设计。比如《老鼠成亲》从民间童话故事脱胎而出;《九色鹿》系从敦煌壁画中的佛本生的故事中演绎而来;《喜羊羊与灰太狼》处处可见《大灰狼的故事》中善恶对立斗争的影子;《功夫熊猫》则是中国功夫和大熊猫的错位嫁接。

4. 戏仿

戏仿是喜剧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阿凡提》中的阿凡提和老爷的有趣博弈表现了生活中的贫富、善恶、愚智的对立和对话,这种戏仿带有鲜明的民族和地域色彩,具有鲜活的生活气息,尽管加上了夸张、变形,但是对人物精神细节的雕刻还是秉承了原来的故事模型,是从原型脱胎而来。

5. 颠覆

动画形象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的甚至做了明显的改造甚至颠覆。如万氏兄弟《大闹天宫》中的哪吒,这个在《封神演义》中神奇可爱的童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仗势欺人、不可一世的小无赖形象。

总之,上述中国动画形象都是以中国的人物、地点、事件为基点,以一场或平实或迂曲的故事做梁檩,与原型人物作勾连、延续,和人们的生活休戚相关,在此基础上,构架成一个个独特的艺术空间。

在上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中国的动画形象曾经在世界上闪亮一时。以《大闹天宫》、《三个和尚》为代表的中国气质让世界为之惊艳,可惜这一切都随雨打风吹去。目前,尽管中国的动画产量已经超过动画生产大国日本,但中国动画制作大多沦为国外动画的代工,具有中国特质和民族风格的动画作品非常少见,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动画形象更是阙如。

与此相对应的是,国外的动画生产大国十分重视中国形象的发掘,以美国迪斯尼和梦工厂为首的动画制作巨头们挖空心思在中国形象上大做文章。继1998年《花木兰》掀起全球热潮之后,2008年《功夫熊猫》在全球范围内热映,2011年,《功夫熊猫2》再次席卷而来,票房惊人,据说现在正在耗费巨资打造《愚公移山》。

0
  •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1号院盈创动力E座2层202-1号
  • http://vrar.gamfe.com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186184017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