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普动漫标注科学与艺术结合新拐点-汇众教育上地校区
汇众教育北京上地VR/AR校区
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正文

科普动漫标注科学与艺术结合新拐点

2016-10-09 CBD动漫   科普与动漫创作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主办单位为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科普联盟、中国美术家协会动漫艺术委员会和北京数字科普协会。科学界、科普界、艺术界专家学者出席了这次会议。

  科学多了一双翅膀

  “1981年,我调到中国科普研究所,好多同志不理解。他们说,‘你这个搞美术的到科普所干什么?’我说,‘漫画能不能与科学结合、为科学服务,我想探讨一下。’现在,科学不仅与漫画结合,还要与动漫结合,由静态变成动态,更有意义。”著名漫画家缪印堂,率先在科普与动漫创作研讨会上发言。

  缪印堂说,中国有句成语叫“有容乃大”。仅依靠“方块字”搞科普显然太不够,多媒体时代来了,科学与动漫结合犹如多了一双艺术翅膀,会飞得更高更远。

  迪斯尼打开虚拟世界大门

  “上个世纪初,美国一个出身寒微的报童,发现当时人们最爱看的是娱乐新闻。这些娱乐新闻主要是两部分内容:色情和暴力。对此,他深恶痛绝,发誓将来如果有钱了,一定要创造一个没有色情也没有暴力的乐园,让人们享受圣洁的快乐。后来机会来了。当时,有声电影刚刚发明出来,然而习惯了默片的人们不能容忍,结果有声电影遭到一片谩骂,那些拍有声电影故事片、艺术片的,都失败了。这个报童产生了一个联想——真人演的电影不能配音,那么用卡通漫画做成配音动画片或许就没有非议了。他贷了一笔款,做了第一部动画片《白雪公主》,获得巨大成功。这个报童就是迪斯尼乐园的创始人沃尔特·迪斯尼。”中国科协常委、中国科协科技与人文专门委员会主任张开逊说,迪斯尼打开了虚拟世界大门。

  张开逊指出,迪斯尼成功的原因,或许是他创造的形象简约、夸张、新颖,是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形态;它远离生活又与人们的经验和常识接轨,为人们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想象空间。他说,人们喜欢漫画。叙述人类“大历史”的房龙,为他的《人类的故事》一书做了很多漫画插图,伽莫夫为他的《物理世界奇遇记》也做了许多漫画插图,哲学家克尔恺郭尔在他的《哲学寓言集》中,做了更多插图。

  “让漫画动起来更有魅力。”为此张开逊提出两点建议:

  第一,与科学结合的动漫,要为人们讲故事、讲细节。故事是历史的细节,而细节是“金”。要讲人类的大故事,也就是讲人类探究宇宙的故事、人类改变物质世界的故事,这些影响历史长河奔流方向的故事,是人类自己的故事。第二,要讲公众听得懂的故事,用生活常识的语言讲故事,千万不要在动漫中出现公式。有人说,在一本讲科学的大众读物中,如果出现一个公式,读者会减少一半;出现两个公式,读者会减少到1/4;接连出现第三个公式,读者就会减少到1/8。动漫要用清新的语言,将科学真实的内涵与人们的经验常识很自然地融合在一起。

  科普进入历史新拐点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设计艺术系教授费新碑认为,网络发达以后,科学和艺术的结合到了科学普及的历史拐点:动画成为被大众广泛接受的一种新的语言形式,它具有文字与图像双重编码。

  费新碑提出,科普动漫可分为4个类型:其一,说明性。譬如甲型H1N1流感是怎么流行的,该怎么预防;其二,展示性。譬如北京的“鸟巢”美在哪里;其三,论证性。譬如梵蒂冈圣彼得教堂这种哥特式建筑,为什么透射进来的太阳光会随着时间的移动不断幻化;其四,趣味性。譬如湖北随县曾侯乙墓编钟发声的原理……

  对于怎样做科普动漫,费新碑将其归纳为4个“对子”,即抽象概念与具象表现;相同对象分解表现与不同对象组合表现;常规图片深入表现与非标图像解析表现;微观对象放大表现与宏观结构简明表现。

  要民族化更要现代化

  中央美术学院漫画工作室主任薛云祥在发言中说,应该说,科幻是科学技术的前身。例如美国现在的F16战斗机,其很多功能都来自“变形金刚”的启示。美国飞机制造师和设计师承认这一点。然而他们认为,至今F16多种的多种功能或许还达不到漫画家想象的程度。

  薛云祥认为,科普动漫难在做动漫的人不了解科学。

  北京科教电影制片厂一级动画师、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原副院长曹晓卉提出,科普动漫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强调趣味性、审美特性,以及娱乐性,而日本的动漫更贴近现代化:其防灾、防病甚至士兵训练都借用动漫演示。

  曹晓卉说,然而有人称中国目前尚无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动漫。他认为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国动画导演、编剧包括动画创作者尚不具备相应的知识结构,故此,科普作家和动漫画家两方面力量需结合起来。

  曹晓卉说,我们对于民族化的关注,远大于对科学知识的关注。譬如现有院校动漫专业的学生,经常抱怨我们的动画片太老而无新意,他们赞赏日本动画片观念新,所反映的内容主题也很新,然而轮到他们自己设计,就又回到《大闹天宫》、《西游记》、《封神演义》。他说,我们的动画要有个新天地,既要民族化更要现代化。

  源头上缺乏科普动漫故事原创

  中央电视台动画部副主任李捷提出,有关收视率的调研显示,科普与科幻作品更加受到青少年观众的欢迎。他说,动画片应该是一个可以充分展开想象翅膀的艺术表现形式。然而目前我国科普类题材动画片创作的普遍现状,是其生命力不足,将一些缺乏想象力的作品提供给孩子们。

  李捷认为,科普动漫的“瓶颈”,是源头上缺乏故事原创,而且动漫片的二度创作进一步丢掉了想象力和科普。他希望网络科普联盟能够搞一些征集活动,更多地征集原创故事。

  哈佛大学推崇“幸福公式”

  《科技日报》原副总编王直华指出,美国宾州大学教授马丁·塞利格曼,曾于1998年创建积极心理学。此后积极心理学成为哈佛大学热门公共课。

  王直华介绍说,积极心理学强调在遇到挑战或挫折时,产生“解决问题”的想法,并找出方法正面迎接挑战;积极心理学还提出一个“幸福公式”:参与+快乐+意义=幸福。

  王直华认为,积极心理学的“幸福公式”,是目前人们见到的最简洁和最能理解也最适合向公众推广的幸福公式。他说,科普动漫恰恰可以让人们在欣赏科学过程中,理解科学并实践科学。他说,全面和谐的科学素养包括诸多维度:概念知识与技能,过程方法与能力,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而全面和谐的科学教育和科学普及,关切知觉灵感和想象力,培养的是文化上完整和谐、有创造力的公民。

咨询热线:010—84493187

报名网址:http://www.gamfe.com/cbda/

报名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甲2号京信大厦11

0
  •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1号院盈创动力E座2层202-1号
  • http://vrar.gamfe.com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186184017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