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动漫“动而不漫” -汇众教育上地校区
汇众教育北京上地VR/AR校区
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正文

如今动漫“动而不漫”

2016-10-09 CBD动漫

  在中国漫画界,有三棵常青树——华君武、丁聪和方成。如今,三位老人都居住北京,然而却皆心系上海。丁聪曾携夫人多次前往故乡枫泾,日前年逾九旬的方成也在家人陪同下悄然来沪。老人专程前往张江了解中国漫画馆的筹建情况——这是他几年前提议建造的,“上海是中国漫画的摇篮,应该建在这。”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由于种种原因,漫画馆的情况并不尽如人意,老人对此颇感遗憾和无奈。



  心愿未了   重要作品改捐国博馆


  2005年,方成就撰文建议在上海建立中国漫画博物馆,这一提议受到了多方面的重视。3年过去了,方成心里一直牵挂着这件事,为此日前特意远赴张江看看中国漫画博物馆的筹建情况。“上海是中国漫画的摇篮,大多数漫画家都是从上海走出来的。”方成谈及建馆初衷说道:“其次,漫画家的原稿应该保存起来。我们当时画漫画,没想到原稿的保存问题。由于漫画是快速成型的东西,所以报纸上登了几张,其余的都送到废品站卖了,根本没注意保存。大家看到了也就那么一两张,没有见到其他的,其实漫画家要画好几十张呢。”


  上海图书馆内现藏有方成的漫画作品及手稿百余幅。值得一提的是,方成从来不卖画,只捐画,“这都是花了很多心血的画,我说我一张都不卖。还有人出高价买别人送我的画,上面都写着我的名字呢,谁买我都不卖,我打算全捐了。”


  然而,位于张江“动漫谷”、筹建中的中国漫画博物馆与老人原先设想的不大一样,让他有些遗憾。“那个地方主要是搞动漫,因为动漫能挣钱。”方成说,“所谓的中国漫画博物馆就是在一幢楼里隔出将近500平米的空间,其余都是出租给动漫公司等商业单位,这样的场地过于商业化,也过于简单了。”为此,老人直言,原本打算将自己的主要作品保存在上海,并且还准备写信让漫画家们将自己的重要作品捐出来,“如今,我的作品依然会捐献,但是其他人就未必要捐了。至于重要作品,我也会考虑捐给国家博物馆,毕竟那里展馆地方大,设施也讲究。”


  话虽如此,老人依然对上海一片深情,“我在上海靠稿费生活,就是画漫画。漫画等于报纸的社论,当时只有两年时间可以画,也就是上世纪四十年代国共谈判的时候,到了1948年国民党就派特务来抓我们,我当时去了香港,1949年回到了北京。”老人一再强调能画漫画的时间就是两年,而在上海的这两年时间对他而言可能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如今动漫“动而不漫”


  位于“动漫谷”的中国漫画博物馆将何去何从无人知晓,但是方成就如今热火朝天的动漫却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可谓一针见血。他说:“动漫是漫画的一种,搞动画的不会画漫画,动画就出不来,可以说是‘动而不漫’。”


  为此,老人举出一长串名字:“盛松、阿达、詹同、王树忱……这些人都是画漫画出身,但是他们做的动画家喻户晓,《小蝌蚪找妈妈》、《三个和尚》你也看过吧。”老人又举例道:“北京电影学院有个教动漫的老师组织了一批人搞了一个动画片《小兵张嘎》,他带着片子来问我看法。片子是好,但说到底就是模仿人家的,不会创作,归根结底就是这位老师和那批人自己也不会画漫画。”


  “不会画漫画,做出来的动漫就没有了漫画的特点,也就只能模仿。”方成解释道,“所以如今动漫,模仿日本、韩国动漫的大行其道。再者,不会画漫画,就不会编故事。每幅漫画其实就是自己编的一个小故事,还得是个幽默的小故事。连环画就是不同的小故事,不会编故事,就画不出来。”


经典回顾   漫画是用画写评论


  漫画《武大郎开店》是方成创作于1979年的代表作,曾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画面上,矮小的店小二对着高个子客人说:“我们掌柜的有个脾气,比他个高的都不用。”谈及如何想到画这样一幅漫画,老人回忆道:“1957年我写了一篇叫《过堂》的杂文,是讽刺教条主义的,当时我的那个领导很年轻,对政治运动比较积极,就把我划为‘漏网右派’。后来,进行漫画创作时,我想起了这一段经历,就琢磨我被某些人穿小鞋并打成‘右派’,这不是和武大郎开店一样嘛,我就画了《武大郎开店》,因为武大郎比他高的都不用,专门排挤同行,这画就是这么来的。”




  方成以水墨作漫画,用笔简洁而注意细节,在《武大郎开店》中都有典型体现。这幅画中,我们甚至能够读出远处店里挂着的对联:“人不在高有权则灵,店虽不大唯我独尊。”说起这副对联,老人笑说:“这多亏了华君武。当时,初稿上的对联就是一副很普通的对子,我让华君武看了,他觉得对联应该和画意对上。我觉得很有道理,回家整整想了四天,这才想出套用《陋室铭》的这副对联。”


  对于自己被人称道的水墨漫画,方成谦虚地直言:“那是因为办画展‘形势所逼’。当时,我在一次文代会闭幕式上听到邓小平同志说不能随便把文学艺术作品与政治联系起来,为这事我就准备办画展了。《武大郎开店》等一批画就是1979年画的,1980年展出。开画展,必须画大,又是传统的,自然而然地就会用水墨去画,这是展览形式决定的。”


  那一年的画展,方成可谓大显身手。自1957年“谁画讽刺谁倒霉”,到1979年再次画漫画,方成已经有20余年未曾好好画过漫画了。“漫画不用讽刺,就没有漫画了。”方成说:“漫画就是用画来写评论,讽刺只是一种技法,而‘民主’、‘自由’和‘法制’使得漫画发展起来。”


  “幽默”一生   漫画是平面的相声


  画了半个多世纪漫画的方成,最初却是搞化学的;如今,年事已高的他,虽然不画漫画了,却不曾放下手中的笔,写起了杂文,从未间断。有意思的是,91岁高龄的他竟然饭后一支烟,在小区里骑自行车……将这些放在一起去看这位老人,一生近乎传奇,而这背后无不渗透了“幽默”的本质——正如有人说“幽默”看到了一个人的深度。


  “幽默”、“滑稽”和“诙谐”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意思,方成却告诉记者:“自然产生的,可以是可笑、可乐、滑稽,而幽默则是创造性的,艺术加工后的语言形式,以滑稽的方式说出来的,曲折含蓄地表达,使人思而得之,领悟的。因表达方法出人意料而又可理解,造成滑稽感。”但并非所有人都有幽默感,方成表示:“只有地位相当、平等的人才能幽默得起来。”


  在方成看来,幽默是一种艺术,也是艺术方式,而漫画、相声等均由此产生。因此,方成对相声也颇有研究。对于这样的跨界,他援引了相声大师侯宝林对他说过的话:“漫画是平面的相声,相声是立体的漫画。”


  “侯宝林先生是真正称得上大师的人。”方成说,“他平时说话的那种语言修饰是相当讲究的。”对于现在的相声传承,方成指出:“侯宝林先生曾为毛主席表演过一百多个传统相声段子。现在的相声演员,我问过,一个人最多只会四五个传统段子。由于过去相声段子是共用的,只是在表演上有改动,所以一般都会几十个段子,你不会就不能生活了。老段子说多了,就有体会。现在没有这个市场说,大家都说新的,但是新段子编不好,老段子又不说,而且没了对老段子的体会,更编不出好段子来,这样一来,相声的传承自然成了问题。”


咨询热线:010—84493187

网址:http://www.gamfe.com/cbda/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甲2号京信大厦11

 

0
  •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1号院盈创动力E座2层202-1号
  • http://vrar.gamfe.com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186184017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