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笔下创无限天地:香港插画协会会长访谈-汇众教育上地校区
汇众教育北京上地VR/AR校区
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正文

笔下创无限天地:香港插画协会会长访谈

2016-10-09 CBD动漫   香港插画师协会会长陈启贤表示年青人有自我风格,但不愿花时间练习。

  很多孩子都喜欢拿着颜色笔画画,有些更梦想长大后会以此为终身事业。在现实中,达成儿时梦想是那么遥不可及,但世事未必是绝对的。在香港这个商业社会里以插画闯出一片天,香港插画师协会会长陈启贤(KY)就是明证。现时因特网的应用十分普及,发表自己作品的渠道确实比以往容易得多,作品风格的展现更加自由,但若要成为专业插画师,KY认为不只表现个人画功那样简单:「还要与客户沟通,做到既合乎人家的需要,又能够表达自己。
 

近年绘本大行其道,在书店中也很易找到绘本,插图配合文本而成绘本形成一股热潮,相信不少人都会想起台湾的几米,但要找土产的绘本插画师,则要数到近期在多个大型商场举办展览的邹蕴盈(CarrieChau)。陈启贤表示,在70年代开始流行插画,因为那时候广告业和设计业开始发展,需要以图像辅助,而摄影又未很流行,所以需要人画插画,到了80年代更大行其道,并引入计算机使用。

  插画热潮 慢慢形成

  虽是不断发展,但到了97回归前夕曾出现「断层」情况,他说不少「功力高」人士都离开,幸好近10年有复苏的迹象,各大小商场都会搞活动,最常见的自然是庆祝节日活动,插画师也因而多了发挥的机会,让大众接触、观摩一下。

  「虽然那些活动里,传媒访问焦点落在明星身上,或者搞话题,而不是在插画师或创作上,但因为那些活动多了,从而带起新风气,大家也易于接受新事物,如早前CarrieChau的作品在商场的展览,使大家的美学观得以扩阔,尽管仍不及台湾那样尊重创作人。」

  插画既是配合文字,自然令人联想起漫画,但两者毕竟总有点不同。「我认为漫画介乎文学创作与插图之间的东西,用多幅图片说故事;而插图比较『单张』一点,稍为被动一点(配合文本所需)。」他又表示,本地有不少插画师像他那样,既画插画,也画漫画,如小克在报上每期撰稿的都是漫画,但每期内容都并非连接上期,因为单凭工作也难以完全清晰地介定是插画师或漫画家,所以有的便自称「创作人」。

  既考功力 更讲心态

  有志成为出色的插画师,KY笑言有一条易记的诀窍─两大原则,四大注意。首先,心态是最重要的,否则只会愈做愈没趣。「两大原则:一是喜欢画东西,愿意以此成为自己的事业,而不只以一份工作看待;二是愿意与人接触,建立人际关系。不要太害怕与别人见面,因为那是为客服务,而责任感亦是必须的。」

  另外4项注意则集中在插画师的功力。「一是画画技巧高,插画师不用各样事物都懂,专注一两样便可。二是具创意,亦即是演绎文本的创意,如要说龟兔赛跑,并不是只画一只龟和兔那样简单。三是要具备个人风格,包括个人观点、人物独特造型等,若没有的话,那就很容易被人替换。四是插画要能沟通得到,让读者明白当中意思。」的确,插画也是传达意识的一条途径,扮高深、故弄玄虚都是徒劳无功的。

  对于现时年轻一代,因特网不单成为他们发表大作的渠道,也方便让更多人跟自己联络,无疑有助增加合作的机会,从事插画行业。「他们得益于因特网,有facebook和blog(网志)互相沟通,容易被选中而接job。投身这行就如入电影行业,由于插画是较个人化的工作,要靠自己不断尝试;也有的会投身广告或设计行业,建立人脉,按要求做好作品,然后慢慢走出公司,独立去做,如我当年就是先在广告公司工作3年后,才开始做freelance。」

  不断尝试 为创作找机会

  陈启贤也有在本地学院如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关于素描、把概念形象化的课程,而香港插画师协会与香港生产力促进局合办了跨媒介创意插画及数码绘画技巧文凭课程。他从中留意到本地年青人的一些特质。「新一代受figure影响,作品比较日本化、『cute版』一点,在blog上发表的作品自我风格较强,有的甚至是带点童真的作品。时下年青人常受保护,对于需要扎实功夫的插画,如绘画要符合比例等,不肯花时间去学习。」他鼓励喜欢画画的年青人,尝试把作品寄给广告、设计公司,「若他们把创作力放在商业等不同方面发展,而非纯粹抒发自己情感,那他们的发挥可以更大。」

  近年商业漫画界已传出青黄不接的问题,陈启贤表示不少插画师同时进行插画、独立漫画工作,但未看到插画界出现相同情况,他们需要的是花时间慢慢把作品做出来。尽管如此,该会亦尽力加强会员间的联系,以及与生产力促进局举办插画课程,培育后起之秀,已举办3年的插画课程,他坦言若课程维期两年就更好,让学生的基础更扎实,以及提供专业训练,如因应炒股活动等的经济题材,以及时装插画(需要对人体结构和布料十分熟悉)等,掌握更专门的插画技巧。尽管课程名称有「数码绘图」的字眼──亦是以计算机操作,KY认为计算机只是辅助工具,以手绘表达想像的技巧仍是必须的,「就像水彩、pastel,可不断改变,但始终要手稿画得掂,在layout时已胸有成竹。」

  有趣非胡闹 题材具社会性

  随着科技进步,现在插画多配以计算机辅助,但新工具的出现并不应支配着插画的意念,陈启贤在与甄拔涛合作的新出绘本《铅笔擦胶.城市魔幻绘本》(以下简称《铅笔擦胶》),便以最基本、最简单的工具──铅笔和白纸,表达图像的意念,突出主体。

  陈甄二人,一个是插画师,一个是教师,两人职业不同,相识是源于/Site开办的艺评班,由此开始后来在《明报》「星期日生活」里的专栏合作,而《铅笔擦胶》可说是结集二人昔日作品的绘本。二人合作,各自发挥所长,KY从拔涛的文字里,找到有感觉的字眼便挥笔而画,而拔涛则说喜欢KY不拘泥咬文嚼字而来的插图─「不与文本互相解释但又夹得来」。或许大家会觉得,与其二人分工,为什么KY不自己一手包办?「拔涛写的主题挺有趣,若然我自己写,怕会重复了插图的意思。」KY如是说。

  作品里带着魔幻风格,陈甄二人都对此十分喜欢,说是受马奎斯(GabrielGarciaMarquez)魔幻写实主义影响,在写实的时空发生奇怪的事情,而当中的角色却不觉奇怪。绘本里的题材既有关于社会,也涉及感情,呈现出陈启贤所说的本地插画师的题材多元化。「如二犬十一咪也有画关于环保的题材,我也曾以保育天星码头为题材,大家说出的情怀与一些社会议题有关,但不只是流于个人的控诉。」如他喜欢的英国插画师RalphSteadman,欣赏的不只是那奔放的笔触和美感。「我喜欢他把自己的态度投入到图像里,譬如他不满越战,不喜欢迪士尼,甚至把角色加了长牙变成僵尸,表达出自己对事的态度和情感。」

  插画不一定要像正统文章那样「文以载道」,但也不代表是嬉笑胡闹之作,不论你是创作者还是读者,当中的空间广泛无限,有待你发掘探求。

咨询热线:010—84493187

网址:http://www.gamfe.com/cbda/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三元桥京信大厦11


 


0
  •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1号院盈创动力E座2层202-1号
  • http://vrar.gamfe.com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186184017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