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一个动漫的中兴时代 -汇众教育上地校区
汇众教育北京上地VR/AR校区
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正文

这是一个动漫的中兴时代

CBD校区 2016-10-09 CBD动漫

  上周,当人们从电视中听到比利时动画片《蓝精灵》已满50岁的消息时,不免惊诧,继而陷入对儿时生活的深深怀念之中。当然,动漫不是小孩子的专属品,譬如张小盒——这个被众多白领钟爱的形象正在以布偶、图书的衍生品形式挑逗着大朋友的钱袋。当然,动漫也不仅仅是昨天的记忆,譬如兔斯基——这只有些无厘头的兔子正在以代言时尚品牌的形式霸占着现代人的脑存储。关于动漫,可说的太多——只要人性中还保有童真的一面,动漫就能够理所当然地成为焦点。关于中国动漫,人们说的也太多——拥有着最大市场的中国何时才能够完成从消费者到生产者的蜕变?幸好,张小盒和兔斯基让人看到了些许可能。

 

  20年前,国内电视台正在热播捷克动画片《鼹鼠的故事》。日本东映动画的制片人突然不请自来,并自费前往一所大学讲学。让人费解的是,日本动漫人不说创作,不谈学术问题,反而大讲商业运作之道。那一次,有幸听到讲座的国人第一次知道,单单依赖电视台的播放,《铁臂阿童木》只能收回成本,想要赚钱,还得靠阿童木的衍生产品,比如人偶、电话卡、日历、毛巾、钥匙扣、相册、衬衫、手提袋、徽章、信纸、瓷杯、打火机……讲座结束,东映的制片人将带来的动画电影全部奉送。那时候,完全没有市场意识的国人根本无法觉察到日本人的商业拓展意图——中国动漫在《大闹天宫》的巅峰上戛然而止,此后再没有在这个行业中给过人们任何实质性交代。

 

  多年后,国人终于明白了市场的意义,于是,一场自下而上的动漫革命在中国兴起。然而,仿佛是一个玩笑,人们倏然发现,自己早已跟不上市场了。

 

  动漫的影响力有多大?一年多以前的德国,穿着只有在参加葬礼时才会“露面”的纯黑色连衣裙成为一种风潮。而根据德国服装协会的调查,这都是受了日本动漫《小魔女宅急便》的影响。

 

  动漫的“粉丝”有多大?恐怕这个问题的答案会让很多国人惊诧不已:“32岁!”然而,大多数中国动漫作品面向的却是14岁以下的青少年。“在国内的时候,我和大家一样认为动画片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但到了日本,我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作为业内人士,张鸣晓如是说。诸如此类的“误解”,在市场上造成了尴尬的年龄错位——适宜14岁以下者的产品如何去满足32岁的消费者?

 

  是中国缺少动漫生产者吗?动漫是个作坊产业,制作公司往往会雇佣大量人员创作精细手绘稿,100个人花上3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一档21分钟的普通电视动画片。“很多日本动漫都是由中国人制作底层美工,比如《高达》。”张鸣晓听说过甚至亲身参与过这样的事情,“在3D技术上,或许中国还不成熟,但在2D上,我们完全不落后旁人。”但让他费解的地方也就在这里:“美国人在一部动画影片的投资高达8000万到1亿美金,而我们呢?给50万就烧高香了!”
没钱就生产不出动漫大片?同样的问题日本也曾经面对过。“我们不能跟美国人比,他们有最雄厚的资金、最好的人才,但我们在走自己的路。”日本动漫人很清醒,他们以尽可能小的投资、尽可能少的人力,聪明地偷工减料,以期获得尽可能快的制作和尽可能大的回收。除了老字号“东映”之外,日本动漫业内大都是小作坊式的公司,轰动一时的《人狼》就是由一间只有十几人的小公司制作完成的。然而,即便是规模如此之小的公司,也还会有一半的人专门盯着剧本创作。在一些人眼中,日本人好像把什么都特别当回事儿,就连插花、喝茶、写字、练剑都可以被当作“道”来做。这一次,他们将精明用在了剧作上。《名侦探柯南》的监制曾经直言他们如何制造悬念,精确到观众在上厕所时依然要为接下来的剧情牵肠挂肚。如此种种,足以弥补制作上的粗糙,也让制作成本大为降低。

 

  说出来不免让人发笑,中国拥有丰富的文化资源,但剧本的创作和改编却成为制约动漫发展的弱项。事实上,无论日美还是欧洲,很多动画作品都是由漫画改编过来的。按照国际惯例,在动漫产业链上,平面出版品是第一步,第二步是电子媒体,第三步是周边产品的开发和商业服务。日本动画几乎无一例外地是以连环漫画作为开路先锋和试金石。由于漫画的制作和发行成本较低,这样非常有利于自由原创,而漫画的人气基础又成为动画成功的保证。然而,在国内,第一步往往被忽略不计。反观国内,多数动画作品直接从历史故事进入市场,有的甚至是为迎合领导意识而匆忙投资,市场风险可想而知——看到了肥硕的果实而慌忙地想去分一杯羹的心态,总是会让人忘记一种叫做“基础”的东西。

0
  •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1号院盈创动力E座2层202-1号
  • http://vrar.gamfe.com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186184017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