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级IP依然是游戏行业最重要的X元素-汇众教育上地校区
汇众教育北京上地VR/AR校区
当前位置:综合资讯 > 正文

超级IP依然是游戏行业最重要的X元素

互联网 2016-03-25 小编

“游戏行业对IP的重视实际上在手游爆发之后才开始,因为IP对端游和页游来说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而手机因为有榜单,有好IP转化率跟没有IP的转化率起码差3-4倍”,三七游戏董事长李逸飞表示。


今年3月,老牌游戏厂商在IP上动作频频。阿里游戏发布“T计划”支持开发者,其中包括免费开放IP版权;无独有偶,三七游戏去年斥资6000万美金参与收购的拳皇IP资源亦免费开放给开发者;另一边厢,凯撒股份斥资1亿向腾讯动漫购买IP版权;《秦时明月》、《西游降魔》屡屡破亿的版权价格依然居高不下。


1.jpg

是免费还是天价?超级IP在2016年依然是游戏行业最重要的X元素,不仅重塑游戏行业的商业规则,更是真正把游戏带进“泛娱乐”的大范畴。


前置营销:一部小说IP高达5000万


“手游的玩法和端游的玩法比较相似,与运营页游产品靠稳定开服洗流量不同,手游的‘吸量’能力至关重要,营销也将成为影响游戏吸量的一个重要因素,需要提前一两个月为游戏做口碑、品牌的沉淀。”飞鱼科技C E O姚建军认为,从这个角度说,IP是一个有效的前置营销的方式。


“游戏行业对IP的重视实际上在手游爆发之后才开始,因为IP对端游和页游来说是锦上添花的作用,而手机因为有榜单,有好IP转化率跟没有IP的转化率起码差3- 4倍”,三七游戏董事长李逸飞对此亦表示赞同,“与此同时,IP版权的游戏内容世界观是基于IP的,甚至角色及管卡设计都与IP有一定关联度,让粉丝有比较强的带入感,而影视剧没表现的东西也可以在游戏里展示,进一步带动粉丝,这是其内容带来的优势。”


天象互动推出《花千骨》手游月收两亿成为“2015年最强手游”则让IP热潮更上一层楼,达到了“什么电视剧火买什么”的节奏。但李逸飞则说,《花千骨》的成功不只是IP起了作用。“首先《花千骨》的手游档期并没有太多产品竞争,占据了天时;它的影视剧选择娱乐性最强的湖南卫视也把IP百度指数炒到了史无前例的400万,这是地利;同时,它的开发商与发行商在行业内人脉都不错,在各大安卓渠道都获得了‘人和’的优势资源推荐,种种因素才决定了《花千骨》的现象级。”


“渠道觉得有IP才会给资源,不投资IP甚至会让投资人觉得你没有战略眼光。但并不是所有IP都适合开发成游戏。”李逸飞还表示,“比如《捉妖记》是很热,但它适合改编吗?我觉得它内容、包括人物以及世界观比较单薄。但如果是一个系列电影,比如说漫威英雄系列,持续的热度才能扩大用户群体以及延长游戏生命周期。”


“IP只能是辅助作用,游戏产品本身才是最根本的决定因素,好IP有用,但资源也稀缺,现在有些炒作并不是将IP价值扩大化,而是在消耗IP。”姚建军亦认为目前的IP投资已经过热,“IP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走俏,从最开始一部热门网络小说的授权价格仅约百万元,到如今高达5000万元,甚至更高。手游行业可以说是最早的买家。版权的高价出售也反映出这市场是有些畸形。”


“现在IP是有一些炒作成分,但我倒是觉得IP的价格跟房价一样,很难跌下来,而且还会涨,”游戏茶馆创始人佳伦告诉南都记者,“毕竟游戏的变现能力实在太强了,如果做得好可以推出一个系列,盈利周期没有上限,但是一个小说卖版权也就卖几次的事情而已。”


IP战略:自建起码需要5年


IP不是万能的,那什么IP才是好的?


最起码需要结合平台运营优势及用户基础。比如阿里游戏以90后年轻人为主,其储备的IP则相对年轻化。“比如说二次元,也是我们一个重点方向。”阿里游戏CEO林永颂如是表示。三七游戏去年斥6000多万美金参与收购《拳皇》,也是因为其与平台优势相符。李逸飞说,“在亚洲地区,重度策略型,RPG、搏战类、战争策略类会是一个趋势,可能会占到20%市场份额,这是我们的重点,剩下的主要是休闲游戏,但这不是我们擅长的,基本都是腾讯的。”


同时还得分地区。“比如说《火影》,拿了它国内版权,我们想拿海外版权。其在美国、台湾都有很强的影响力,多少钱都愿意拿;但其他的比如说土耳其市场,只能算个二线IP,我出价就会有限制。这些影响力都可以从Google和Facebook看出来。”李逸飞如是表示。


对比同样的文化产品——— 视频网站,在2010年前后也曾出现疯狂的版权大战,动辄上亿的独家转播权让人惊诧。随着时间的发展,视频网站开始自己开发影视剧作品,《 奇葩说》、《屌丝男士》就是优秀案例,而游戏厂商同样如此,大家也认可这个趋势。


比如阿里游戏所储备的IP就有一些来自于阿里文学、阿里影业的内部挖掘,而开发商们则希望将自己的游戏改编成大众化产品。“目前,我们并没有进行IP购买的计划,而是走自创IP的路线,”姚建军说,“像‘神仙道’、‘保卫萝卜’我们会进行‘系列化’,然后从书籍、影视、动画等方面去深挖这些自有IP的价值。比如,‘保卫萝卜’我们已经推出了一系列书籍,基于其文化属性,完全可以在未来拍一出动画片或者电影。”


三七游戏则考虑从网剧入手。“比如《大天使之剑》,因为拍摄周期较短。”但李逸飞认为,自建IP成本不一定比购买低。“日本三大国民漫画都是时间和金钱堆出来的。自建需要长时间积累,要受到业内和媒体认可起码也需要5年的时间。”


“就像不是所有的电视剧都能改成游戏,也不是所有游戏都能改成电视剧,”佳伦表示,两者相互改编最基本你需要很多人物,起码上百个角色,从这个角度说,R PG类是最好改编的,如果是战略类或者休闲类,尽量增加一些性格特征去丰富它的人物。“像《传奇》做了十年还在用游戏变现,自建IP的改变比购买时间成本会高很多。”


免费开放:游戏不再是IP唯一赚钱工具


在过去,一个游戏从诞生到玩家手里需要经过开发商、发行商、平台渠道,如今加上最上游的IP,分成机制更加复杂。“比如《死神》的IP方,当时开出30%的分成条件,再加上50%的渠道分成和各种跨国税种,根本没法做。”三七游戏董事长李逸飞如是表示。



也正因为此,对于手握IP的平台反而选择了开放。比如三七游戏花重资购买的《拳皇》。“我们会免费开放给中国研发公司。我们希望通过泛娱乐把这个IP价值做大。比如明年一季度可以看到我们的动漫,我们还跟芒果互娱以及另一家影视公司合作拍摄《拳皇》真人电视剧,但这个没那么快,最快是2017年才会上线。这个IP不急于盈利。”


对于平台方,阿里游戏同样会开放其储备的IP。“我们不希望IP成为开发商的经济负担,让他们把更多精力投入研发。基于IP合作探讨渠道更合理的分成。”林永颂如是认为。


而联众国际则希望利用IP资源结合线下场馆形成新的电竞变现模式。“成熟的IP会让观众接受程度更快,会优先作为赛事呈现,可以作为直播的来源,”联众国际ceo伍国樑说,过去的电竞都是以游戏运营为主,而联众希望通过“场馆+直播”的方式将其稳定持续下来,“后期也可以通过赞助或者场馆出租的方式去赚钱。”


0
  •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东路1号院盈创动力E座2层202-1号
  • http://vrar.gamfe.com
全国服务咨询热线 18618401717
-->